地下囚牢

此时已是夜深人静,仅留了几个人留守未曾入睡,暮云卿悄悄的潜入大堂之中按着那人所说的方式和找到蝙蝠石雕,并推动它的眼睛,而后大堂的地砖出现了凹陷。可看她那副紧张的模样却又不太像是骗人的样子,只是为何会寻不到,莫不是还有什么地下牢房不成。“怎么?今晚兴致这么好来找爷消遣不成?”许是他们太过相信这死亡沙漠的安全程度,认为绝不会有人来此找死,这地下牢房夜晚之时竟无一人值守。“你以为我想如此吗?我这不是被逼无奈,还有你赶紧离开这里,这里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在……在中央的大堂中有一蝙蝠石雕,石雕的眼睛就是地下魔域的入口开关。”那人紧张的不断发抖,由于被封了灵脉那人自然无法使用元气,暮云卿靠近那人的耳边轻声道:“我现在就放开锁住你喉咙的手,只不过你要是出声了我这拿着扇子的手万一受到了惊吓一使劲会发生什么我可就不能保证了。”暮云卿转动戒指恢复原来的容貌对着伏乐洲道:“你且看我是谁。”“他们经常来此?”一个下午的巡视暮云卿可探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暮云卿假意拉着一个人魔灵军级别的守卫告诉他自己有好酒问问他跟不跟和自己去偷喝。“听你这话的意思莫不是第一次来?亦或者说来给爷演戏,这可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